歡迎訪問BINZZ勵志網,分享好故事、傳遞正能量!
您的位置:桑普多利亚出售 > 人生感悟 >

生命釋放出的能量抒情回憶散文欣賞

17-18赛季桑普多利亚球衣:生命釋放出的能量抒情回憶散文欣賞

添加時間:2019-03-15 14:38:06 來源:Binzz網[整理] 編輯:zhongpei

桑普多利亚出售 www.cpfmfg.com.cn 每個人的生命都有著巨大的能量,人生的意義在于能釋放出這些能量,讓自己的生命發出光芒,當我們釋放出這些能量時,世界也會回饋我們美好。下面給大家帶來的是生命釋放出的能量抒情回憶散文欣賞,大家一起來看看。

生命釋放出的能量抒情回憶散文欣賞

我出生在河北省張家口沽源牧場三分場馬方子村,這是一個很小的村落,全村大概有30戶人家,我家房子就坐落在村子的最東邊,是草坯房,用馬廄改的。房頂有好多處都塌陷了下來,屋里用柱子頂著,窗戶很小,幾乎沒有幾塊玻璃,一天也見不到陽光,多處都用麻紙糊著。夏天房頂上長滿了雜草,下雨的時候更是全家人擔心害怕的時候。房頂漏雨,沒有遮擋之處,外面大下屋里小下,外面不下了屋里還在滴答著。屋里陰暗潮濕,蚊蟲頻繁爬行著,時而爬到臉上,時而爬到腿上,渾身瘙癢,不舒服。

就在這間小屋里,病魔無情地摧殘著我幼小的生命,夢想也在這間小屋里悄悄地萌生……

我的人生是不幸的,但也是幸運的,我活了下來,最終沒有成為街頭的棄兒,我得到了父母親特殊的愛,得到了兄弟姐妹無微不至的照顧和朋友們的關懷,是他們延續了我的生命,給了我生活下去的勇氣和力量。

當我呱呱落地之時,給全家帶來了無盡的歡樂和欣喜。母親說她就喜歡兒子,兒子是頂梁柱,兒子能傳宗接代,兒子是父母親的護身符,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像我這樣的兒子將來會走到哪一步,將來能為他們做些什么,在同齡人面前是否能成為他們談笑中的驕傲,這一連串的問題,全家人都沒有刻意地去想過。

那時,我和正常孩子一樣頑皮可愛,我的父母親也和天下的父母親一樣疼愛著我,在兄弟姐妹中我是最受寵的一個。鄰居們也都說這孩子長大定有出息,父母親聽了這些贊不絕口的話,心里像喝了蜜一樣的甜,高興得一天到晚合不攏嘴。我就像父母親掌上的明珠,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上怕掉了。后來,一個姓康的叔叔為我取了名字:柳強,希望我能夠健健康康地成長、有一個強強壯壯的身體。那時,我是幸福的,到了晚上,母親把我抱在懷里哼著催眠曲:“搖啊搖,乖寶寶,搖啊搖,乖寶寶,盼兒快長大,盼兒快長高,哼……哼……”就這樣,我隨著母親那輕輕的催眠調沉浸在甜甜的睡夢中。

母親為我熬過了一個又一個的不眠之夜,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,母親從來沒有說過一聲累。母親覺得我是她一生的驕傲和希望。

時間過得很快,不知不覺送走了一個個嚴冬,迎來了一個個春天。眨眼間三年多過去了,這時,我也長高了許多,我已經大跑小顛的了,全家人都圍著我轉,寵慣了我一身的臭毛病,家里沒有一個人可以約束我,這使我越來越霸道,我就是一個自由自在的小霸王。每當吃飯的時候,我都會把桌上的飯菜翻得亂七八糟的,不讓別人吃,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著飯,還不停地用筷子在飯桌上亂畫一氣,有父母給我撐腰,我哥和我姐都不惹我,總讓我三分。母親總是把我摟在懷里,裝著一副很生氣的樣子,嘴里磨叨著:“看看你,看看你,胡攪成什么了,滿臉的飯渣兒,這小臉蛋兒就像個小屁股似的!”母親用毛巾為我擦著。

每次我們三個孩子鬧得就像一窩蜂似的,把家里跳得不堪收拾,一塌糊涂,一點頭緒也沒有。等母親出去干活的時候,我們三個孩子就像老鼠一樣,都紛紛出洞了,我們開始捉迷藏,我毫無顧忌地鉆在炕席底下,鉆在灶堂旮旯里,等母親看見我的時候,把她氣得哭笑不得 。我還用玩具手槍指著母親的鼻子大聲嚷:“不許動,舉起手來!”母親望著我滿臉灰塵的樣子不知如何是好,就像是個出土文物。母親說,那時的我特別的淘氣,如果沒有人阻止總能摳出貓的眼睛蛋子。

有我的存在,父母親不管多苦多累,每天都沉浸在歡樂的氣氛中,雖說日子過得貧苦了些,但父母親在精神上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快樂和滿足。誰又能想到在數年以后,兒時的霸道在今天卻變得如此的懦弱卑微。

如果說我是個健全人,現在的我應該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了,應該也有自己的事業,也可以為國家、社會做出自己的貢獻,也可以為我的親人做很多的事情,完全可以自己養活自己,不再靠別人吃飯。而現在的我卻遠不如此。早年一場無情的災難落在了我的身上,至使我落魄到如此地步,一切的一切都離我而去,造成了今天不堪設想的后果,我只有面對,別無選擇。

母親伴我走過的童年

上個世紀60年代后期,在一個深秋的夜里,凜冽的西北風裹著沙粒席卷著低矮的草坯房。這時,小屋里已有一絲寒意,母親點亮了油燈,在燈火搖晃的微光下,母親時不時地為我掖著被子。她撫摸著我的額頭,把我緊緊地摟在懷里,生怕別人把我奪走似的。一種不祥的預感,時時撞擊著她的心頭,她不敢說,一直等待著天亮,那個夜晚父母親一夜也沒有睡。

就在這個夜里,我發起了高燒,臉蛋燒得紅紅的,額頭燙燙的,我昏迷了,一直不省人事,這可急壞了我的父母親,他們眼巴巴地望著我不知如何是好,連夜喊來了村里最有名氣的張醫生。張醫生為我檢測了體溫,溫度計顯示:40度。張醫生叼著一支煙彎下腰就著燈火,緊瑣著眉頭,像似要把整個燈火吞噬在煙卷里一樣吸吮著,顯出一副很無奈的樣子,他吐著煙霧望著母親:“打一針退燒針吧,如果天亮還不退燒就到別處看吧,我怕耽誤了孩子,咱們這兒的醫療條件太差了,我是怕……”張醫生說話吞吞吐吐的,像是隱瞞著什么,他吐著煙霧沉思了片刻,然后背起了紅“十”字藥箱走出了家門,消失在夜幕中。張醫生的神情使母親再也不敢等下去,天還沒亮她就帶著我來到了張家口附屬醫院。

那時,交通很不方便,我們是坐馬車到縣城的,在車夫的熱心幫助下,馬車奔馳在崎嶇的山路上。睡在裹緊的被子里的我,隨著母親那沉甸甸的心一路被顛簸著。

到了縣城,我們當天就搭上了通往張家口的班車,一路上母親沒有說一句話,她把我緊緊地抱在懷里。經過7、8個小時的路途顛簸之后,我們母子倆終于到了張家口附屬醫院。

到了醫院,我的身體軟得像是沒有骨頭似的,我躺在母親的臂彎里,頭和腳耷拉成了“M”形,母親為我掛了急診,靠在走廊的墻上焦急地等待著結果。當醫生診斷我患的是“小兒麻痹癥”的時候,這個結果如同棍棒重重地擊在母親的頭上,母親的頭在嗡嗡作響,她癱坐在醫院走廊的椅子上,她不相信這是真的,母親要求醫生重新做進一步的檢查。母親雙手抱著頭險些倒下,她最擔心的事兒果然發生了,那時我只有4歲。母親用顫抖的雙手捧著診斷書,此刻,母親傻了,她睜著疑惑的眼睛望著醫生,她多么希望醫生的診斷是錯誤的??!可醫生再三回答:“請你相信醫生的話,相信醫學,這是事實,你必須面對,現在最重要的是治療,住院吧!”醫生說話非常確定。聽了醫生的一番話,母親還能說什么呢,她只能協助醫生為我按時打針吃藥。

就這樣,母親陪著我在醫院整整住了三個多月,始終沒有療效,無奈之下只好帶著我出院了,母親為我包裹著行李,醫生和護士為我送來了雞蛋和面包,說走在路上吃。母親握住陳醫生的手不知說什么好,絕望的淚水直在眼眶里打轉。三個月的相處她們已經很熟了,就像親姐妹一樣,母親真不知道該怎么感謝她們,臨走的時候,醫生安慰母親說:“回家以后要經常陪孩子鍛煉,這對他脛骨是有好處的,恢復一段時間也許會好一些。”醫生的神色流露出明顯的無奈。聽了醫生的一番話,母親的淚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。本來母親有好多問題要問醫生,需要醫生一一解答,可是現在母親什么也說不出來,她的嗓子像堵了快面團似的。

父母親抱著我走遍了張家口的各個醫院,為我尋醫訪友,為了給我治病把家里所有的東西都變賣光了,還欠下親戚朋友們好多債務。

在醫院里,不管父母親付出多少,最終我的病情依舊不見好轉。父母親滿臉堆著無奈,抱著我又回到了村子,回到了家,我又住進了那個小屋,從那以后,我再也沒有站起來。

母親說,在我得病的前幾天夜里,她做了一個噩夢,夢見我在家房前屋后和孩子們一起玩耍、奔跑,后面的一伙孩子在不停地追我。他們長得就像西游記中的紅孩兒一樣,戴著紅兜兜嘰嘰喳喳叫個不停。他們在空中擺動著紅繩兒,紅繩兒在空中是那樣地靈活自如,像是帶著他們飛一樣,險些套住了我的脖子。就在我即將脫身的時候,突然,我的面前出現了一道河溝攔住了我的去路,就在這千鈞一發之即,母親伸手攔腰去抱我,可是沒有想到的是母親伸出的卻是一只沒有手的禿胳膊,于是,她一摟而空不見了我的蹤影,幾分鐘之后這個夢又一次出現。母親從夢中驚醒了,她很奇怪,不知是為什么,為什么同樣的夢連續出現兩次。母親再也無法入睡,她坐了起來靠在枕頭上,她的心砰砰地跳動著,母親雙手捂住胸口,她擔心、害怕,不知這個夢預示著什么。這個夢母親沒有和任何人講過,母親說做什么夢都不重要,也說明不了什么問題,關鍵是怕圓夢人,圓好了不在意,圓壞了心里會嘀咕,為此,母親不愿講出來,這是后來母親講給我聽的。那么這個噩夢對母親和我又預示著什么呢?我現在才明白,這個噩夢預示著母親將要失去一個幫手,不然母親在夢中怎么會伸出一只沒有手的禿胳膊呢?如果從周易學角度上講當一個人走“背”字的時候肯定是有先兆的,不然這又該作何解釋,這個夢始終都是母親心中的疑團和隱患,直到今天還在糾結,母親真后悔,當時和人們說說就好了,現在為時已晚。在母親無助的日子里總想一些前前后后的事情。

回到家里,母親的心好沉重,她不甘心,難道真的沒救了嗎?我的病就像母親身上的一道刀痕疼痛難忍不能愈合。她茶不思、飯不想,徹夜難眠,她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,我又沒有做錯什么,本來我就好好的,怎么會在一夜之間變成這個樣子,這是她無法接受的事實,母親該怎么去面對!母親多次說過她一生行善,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兒,更沒有做過對不起別人的事兒,老天怎么會這樣對待她呢?母親一直在懷疑,懷疑老天在和她開玩笑,在考驗她,最終會給她一個公平合理的結果,因為一切都發生在一夜之間,是那樣的突然,那樣的難以預測,沒有防備。

當夜深人靜的時候,母親頂著嚴寒走在厚厚的積雪上,跪在村口雙手叩拜蒼天,對著夜空大聲吶喊,對著大地磕頭,求上帝饒恕我。母親在呼救著我的靈魂,在呼喊著我的名字:“強兒,你在哪兒,你在哪兒???!我的孩子!快回來吧!回來吧??!”母親不停地叩拜,不停地哀求,嗓子喊啞了,雙膝粘滿了白白的雪,手凍得像個紅蘿卜。母親的頭在地上磕得嘣嘣地響,此時,她似乎忘記了寒冷、忘記了疼痛。

母親的聲音喚醒了沉睡的夜空,感動了復蘇的大地。天空在回蕩,大地在震顫,母親一連串的聲音回蕩在這茫茫的夜色之中……

母親走遍了村子的每個角落,找遍了一間間漆黑的空房,幻覺著能夠看到我健康的影子。平時不愛說話的父親默默地跟隨著母親的身后,一次次地跟出去、一次次地跟回來。

聽老人們說,母親的聲音有特異功能,會產生磁場感應,能行千里之外,能傳到上帝的耳朵里,上帝能為人間驅趕病魔,母親該做的都做了,可此時,任憑母親苦苦哀求,百般祈禱,我的病情仍然不見好轉。母親付出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無濟于事,這對母親和我將意味著什么呢?不言而喻,母親失去的是一個健康的兒子,有的是無盡頭的拖累,而我失去的又何止是這些。

后來,母親什么也不敢想,經過一段漫長的日子,母親自然而然地接受了事實,一切都見怪不怪了,放棄了所有的幻想,她再也不為我尋醫訪友,因為她深深地知道,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是沒用的。母親只有一個愿望:就是希望我能夠堅強地活下去。

為了全家7口人的生活,白天父母親必須得出去地里干活,維持著一天只有一元兩毛錢的收入,沒別的辦法,只能把我一個人丟在家里,我忍受著孤獨、寂寞……

我的心何時才能平靜

母親平靜了,父親平靜了,這個家平靜了,一切都恢復了平靜如初的日子,惟獨我的心永遠的不能平靜。小屋還是那個小屋,小院兒還是那個小院兒,鍋碗瓢勺還在一如既往地磕碰著,和以往不同的是我殘廢了,永遠地不能站起來行走了,房前屋后再也看不到我的身影和足跡,鄰居們再也聽不到我那歡快的笑聲。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誰能拯救我?

我像是用彈弓擊落的小鳥,猛然間從天堂打入了地獄,我苦苦地掙扎著,只有在掙扎中證明我還活著,還在喘息,一切太可怕了,太出乎意料之外了,我從一個健健康康的孩子變成了一個雙腿不能行走、生活不能自理的殘廢人,劃分到另外一個人群,從今天開始,這個彩色的世界再也不屬于我,我被這個世界遺忘在角落里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一切都會變得習以為常和理所當然。是病魔剝奪了我五光十色的童年,占去了我一生中那些美好的東西,人們再也不會想起我,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誰為我討學業找工作?在愛的領域里我失去了我自己的那份愛和被愛的權利。我不敢恨也不敢愛,我渴望美好的愛情,愛一個人是幸福的,被愛也是幸福的。而我的愛只能悄悄地埋藏在心底,永遠不會發芽,我只能與愛告別。我和正常人生存在兩個天地里,而我就在最底層,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。面對這一切,當時我真的是無法接受和面對,我的心一直在流血,就像鋼刀插在我的心上一樣疼痛難忍,任何一個健全人都無法理解我那種極其悲觀的心理狀態。

我再也不愿自己欺騙自己了,我非常清楚等待我的將是個什么樣的日子,與其這樣還不如早點離開,這也算是我一個明智的選擇。

我有時候不止一次地問自己:我還有必要活下去嗎?我是為誰而活著?一連串的問題擺在我的面前,我覺得我就像社會的垃圾,路中的一塊絆腳石,是那樣地礙眼多事。為了父母親?他們需要我嗎?我能幫他們做什么呢?我多活一天就會給父母親帶來一天的不幸,總讓我的父母親為我做那些不應該做的事情。每當想起這些,我的心里總有一種負罪感,覺得自己罪孽深重,對不起我的父母親,為此,我徘徊在生與死的路口上,不知何去何從……

如果我是一個健全人,我可以為這個家、為父母親做很多的事情,我會靠我的雙手創造出生活財富,使他們感到榮耀,我會給他們帶來一生的快樂和驕傲,至少我不會讓父母為我操心,更不會成為家里的負擔拖累他們!

好多的難題一一的擺在我的眼前,使我無法回答。我不是英雄,我承受不了這么多,我軟弱自卑,自卑得只有逃避,不敢坦誠地去接受自己。不知不覺,那些輕生厭世的人物在我的眼里卻成了英雄,而我卻在為他們豎碑立傳,竟然佩服起他們來了,他們為什么把自己的生命看得那么輕?他們本來可以自食其力,可以無憂無慮的生活,為什么要拋開自己的親人?難道他們已經看破紅塵?僅僅只是為了解脫?相比之下,像我這樣的人活下去還有什么意義。在這個世界上我該到何處去尋找我的容身之地。這個世界太小了,小得幾乎容不下我,這個世界太現實了,現實地不敢抱有任何幻想,于是一種從未有過的念頭在我的心里漸漸地產生了。生活已經向我展開了內幕,我還有什么可留戀的,一個我這樣的廢人還有什么必要再延續我這可悲的生命!我衷心懇求上帝收下我。

去吧,如果我活下去會拖累很多人,別人為我為難不說,自己也不會愉快。我會拖累很多人,會拖累我的兄弟姐妹,尤其是我的父母親,我會給他們帶來一生的不幸,養兒防備老,養兒有指相,哪怕我給您老人家端上一杯水、送上一杯茶,也算您沒有白養兒一回、沒白疼兒一回!

爸爸、媽媽你們能理解我嗎?我是多么地舍不得離開你們??!你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父母親。愧疚的淚水從心底涌上了眼眶,流在嘴里,心里苦苦的。

再見了,爸爸、媽媽!求您們原諒兒吧!再見了,我的親人們!我欠下你們的太多太多了,如果有來生我一定償還你們,今生今世對不起了。千百個對不起響在耳邊……

一切都是發自肺腑之言、發自內心深處,再也沒有疑難病癥,再也沒有解決不了的難題,長久以來,從沒有感到過如此的輕松和暢快。

當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走投無路的時候,他的生命無處可留的時候,都會選擇這條絕路,盡管是一條絕路,但也是一條退路,因為所有的痛苦和煩惱都會隨它而去,干干凈凈地帶走。也許這就是人間所謂的天無絕人之路?

我再也不敢多想,不敢猶豫,我生怕我改變了主意,這個世界上所有美好的東西對于我來說都已經不重要,不再屬于我,我即將就要到一個極樂的世界去,去完成我的使命,在那里我要和他們同生同樂。

我拿起了安眠藥片從容地吞服了下去,就此了卻我這多難的一生。就讓我的生命悄悄地離去吧,等待著最后的那一刻,我再也不想驚動任何人。就這樣我昏昏沉沉地睡去了,隨即大腦失去了控制,失去了一切。后來,事情怎么發展的我就不清楚了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的耳邊似乎有人在呼喚著我的名字:“強兒,你醒醒,你好些了嗎?!”然后又是寂靜,死一般的寂靜,聽不到半點聲音。

我想翻身,可我的身體像被一塊千斤巨石壓著一樣的沉重,全身無力。我不知道我來到了什么地方,青煙繚繞,像是個峽谷里,眼前出現的全是一副副青色的面孔,它們把我圍在中間,手里舉著火把,把山谷照得通明瓦亮,有的在笑,有的在叫。它們步步逼近我,嘴里喋喋不休地念叨著只有魔鬼才能聽得懂說的是什么。我被這伙惡魔圍了個水泄不通,我的全身在發抖,這時,有個怪物竟然沖著我大嚷了起來:“你終于來了,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?告訴你,你走錯了,這不是天堂!是地獄!地獄!地獄!哈哈哈哈、哈哈哈哈、哈哈??!”突然,它聳著肩膀得意地狂笑起來,它的頭顱在顫動著,那笑聲使人毛骨悚然。它張著血盆大口,露出了整個腮骨,幾乎把我吞咽了。

這時,遠處傳來一個女人的吆喝聲:“強兒,你在哪兒?你在哪兒???我的孩子?!”這長長的音調由遠而近,剎那間那群惡魔變成了一團綠色的濃煙鉆進了山坳,此時,我驚喜地喊了起來:“媽媽,我在這兒,你等著我,我來了……”我的聲音穿過了山谷的通道,追隨著她。她向我擺著手示意著:“來啊、來??!”不!那不是媽媽!她分明是菩薩,我看得很清楚,她長著一副慈善的面孔,頭戴白鸛,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,兩眉之間還有個紅紅的點兒,她腦后那一縷烏黑發亮的頭發像是黑綢緞般地垂在腰間,在追隨著她輕盈的身姿擺動著,手上還拎了一個長長的甩刷。

此刻,我似乎想起了什么,這一定是到了另一個世界,一定是上帝在召喚我,于是,我追隨著她跑啊、跑啊……突然,菩薩不見了,我卻掉進了一灘爛泥漿里,無論我怎么掙扎,我的雙腿還是被陷了下去,怎么也爬不上來,我好累??!我身邊圍了好多的人,他們都不肯救我,他們俯瞰著我呲著牙笑我,五官幾乎都挪移了,身材是那樣高聳入云,還和我做著鬼臉、吐著舌頭。他們太可氣了,沒有一點人性化。

這時,我的耳邊不知道是誰在隱隱約約地喊著我的名字:“強兒,你醒醒,你好些了嗎?!”聲音低沉沙啞帶著啜泣。我的肩膀分明有一種巨大的力量在搖動著,朦朧中我睜開了眼睛,不知什么時候我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面前掛著吊瓶,液體一滴滴地注入了我的血脈。我的耳邊似乎有人在說話,她們相互之間交頭接耳,又似乎悄然嘀咕著什么,這使我一剎那之間明白了一切,我驚詫地望著他們,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頓時穿遍了我的全身,我再也無法理智,我已經很清楚地看到我的床前站著我的親人,還有醫護人員,于是,我在床上拼命地撕打著:“你們是誰?為什么不讓我去?我離那個世界只有咫尺之隔,一步之遙,為什么要阻攔我?我恨你們??!”

吊瓶打碎了,針頭拔掉了,因為我的身體沒有力量,最終還是被母親抱在懷里:“強兒,你怎么會這樣?為什么要如此狠心地丟下我們?我知道你苦啊,我的孩子!你怎么這么傻?。?!”母親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,一串串地滾了下來,打在我的臉上卻溫暖著我的心,連同在場的醫生護士也流出了眼淚。淚水融進了人間多少真情,融進了多少愛啊……

爸爸、媽媽,你們為什么要救我?是你們沒有受夠?還是上帝不收留我?為什么不讓我悄悄地離開,過一段時間你們就會習慣的,慢慢地都會好起來。你們想過沒有,還是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想,我留下來會給你們帶來什么呢?無論是在家里還是外面,我就像做錯了事兒,不敢面對任何人,我是多么想找一個無人知曉的角落里悄悄地離去啊,只有那里才是我的容身之地。

我萬萬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,會得到這樣的結果,這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,本來我是可以走的,不知道為什么又留了下來。我的上帝啊,難道是我錯怪了你?就算是我錯怪了你,你就發發慈悲讓我再錯怪你一次吧,長痛不如短痛,總比這樣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好一些。我活在世上只有死才是我唯一的解脫,所有的疑難病癥都會隨著我的生命消失得無影無蹤。我沒有一點生命的樂趣和做人的尊嚴,今后,你讓我這年輕的生命如何面對這漫長的人生!

現在想起來我當年做的傻事是多么的愚昧,不該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傷害父母的心,因為我的生命是父母親給的,生命不光屬于我自己,我沒有權利傷害它。我對不起我的父母親,對不起他們幾十年的養育之恩,對不起他們為我付出這么多,他們不圖別的,他們只希望我愛惜自己的生命。我太自私了,自私得忘記了別人,只想著自己,想問題太極端,過高地估價了自身,在乎了我的得與失。我是多么希望蒼天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,哪怕一天幾個小時也成。在那個年代我想得太多了,我和同齡人相比似乎有些過分成熟了。

記得有位名人說過這樣一句話:生活是由幸福和痛苦組成的一串念珠,痛苦也是一筆精神財富。就讓我以此自勉吧。一個人可以沒有金錢,可以沒有地位,但不可以喪失了希望,如果喪失了希望,生命最終會走向死亡的邊緣。

生命釋放出的能量抒情回憶散文欣賞

關在校門外的我

光陰似箭,歲月如梭,眨眼之間我已經13歲了,和我一樣大的孩子們都上學了,他們三五一群、兩人一伙地在一起說笑著,真讓我羨慕。我趴在窗臺上,聽著孩子們朗朗的讀書聲,我聽得清清楚楚,因為學校就在我家房后,離我不到50米。雖說只有幾步地之遙,但我卻是無法踏進,就像隔著山隔著海。一聽到這熟悉的聲音,我的心總在涌動著。我是多么想和小朋友們一樣,高高興興地背著書包、戴上紅領巾去上學??!和同學們一起唱歌、跳舞,一起去操場踢球。

可是這些對于我來說卻是那樣的遙不可及。我望著孩子們去學校讀書的背影,我哭了,我的心里特委屈,學校對于我來說就是夢幻的天堂、童話的世界,而我卻是那樣地渴望而不可求,五彩斑斕的童年時代與我擦肩而過,奪走了我紅領巾時代的夢。

我的童年是沒有陽光色彩的童年,是沒有歡聲笑語的童年。那是一個與疾病抗爭的歲月,與貧困掙扎的年代。但讀書的念頭在我的心里始終沒有放棄,我不敢和我的父母親提出這個要求,更不愿為難他們,因為父母在我身上付出的太多了太多了,我每行動一步都和他們的付出分不開的,他們的精力是有限的,想到這一點我的心里一陣陣酸楚。

讀書是每個青少年必然的成長過程,是人生的必修課,也是人生走向正規化的開始,雖說我不能成為學校里一名真正的學生,但這絕對不是我放棄學習的理由。

后來,我開始自學,沒有筆,沒有紙,我就用手指在墻壁上寫,在玻璃窗上寫。記得第一次學的5個字是“馬方子小學”,是我姐用粉筆幫我寫在墻上的,我照著寫了好幾遍,讀了好幾遍,最后又寫了“發揚革命傳統,爭取更大光榮”之類的詞句,總之我學了很多,每個字每個單詞都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腦海里。在艱苦的學習過程中,我發現我不笨,我不是最好的,但也不是最差的,我談不上無師自通,但我的悟性挺好,這是我的可喜之處,憑借著這一點,更加堅定了我學習的信念。那時的我根本就沒有任何讀物,也沒有老師的關注,為此就無法按照書本的順序學下去,所以學到的東西沒有一點頭緒和規律性。

因身體不好,總失重坐不穩當,往墻上寫字的時候,得找到一個平衡點,為此,我的左手總得托扶住火炕支撐起我的身體,手掌心磨出厚厚的老繭,就像腳后跟一樣一層厚厚的皮,時間久了不知道是痛還是麻,盡管這樣,我還是支撐不了多久,右胳膊困得抬不起來,手指甲磨得平平的,大拇指總往后背,一天幾個小時下來累得我渾身疼痛,后來,我就用鐵釘子寫,把墻壁劃得直掉土渣,那個年代也不講究這些。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,我不知道我為什么要這樣做,我曾經幾度放棄過,但更多的我還是堅持再堅持,最終我克服了困難,戰勝了自己,我懷揣著夢想堅持了很多年,一步一步地走了過來。

我羨慕你們,羨慕你們擁有健康;羨慕你們那樣的陽光靚麗,充滿著青春的活力;羨慕你們邁著矯健的步伐與同齡人結伴通行;羨慕你們無拘無束銀鈴般的笑聲,笑得是那樣的自然放松、無憂無慮,心中沒有絲毫的隱痛;羨慕你們趕著點兒走進教室;羨慕你們緊張的生活;羨慕你們擁有這個世界,這個世界毫無吝嗇地把一切都展現給你們,未來是屬于你們的。一切都是因羨慕而在做。

陽光同樣照耀著我

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,條件逐漸好了起來,我似乎看到一絲光亮,我可以讀書看報了,遇到不認識的字不用再問別人,我自己可以查字典,并且可以讀一些大量的書籍,給我感受最深的是:蘇聯奧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著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,我被書中的主人公保爾??虜旖鵡侵制床【袼卸?。他的事跡感染著我,激勵著我,從中我認識到了自己的脆弱和不足。這一舉動觸動了我身邊的人,我的父母親也看在眼里,他們對我豎起了大拇指,并連聲稱贊說我是好樣的。

我很喜歡文學 ,現在每天還在堅持自學寫作,雖說累一點,但我享受著這份努力和執著,我的作品很不成熟,但每天睡覺的時候,我都要把紙和筆放在枕頭邊,當想起好的詞句時,我可以隨時寫在紙上,就是起的時候太費勁,因為我的重心都在上半身,我就得用頭頂住枕頭用力轉動才能爬起來,但只要有了靈感我就毫不遲疑,馬上記下來,以免第二天忘記。就這樣東一句西一句地拼湊在一起。因夜里怕驚動老人休息,我不敢開燈,只能摸著黑寫,寫出的字歪歪扭扭的,字摞著字,只有我自己能認識,早晨再做文字上的組合和修改。不知為什么,靈感總是常常地出現在夜里。夜里是我思維最敏捷的時候,也是寫作最佳時機,只有這樣才能寫得如意一些,為此,我要牢牢地抓住它,不能讓每個詞每個字一閃而過。

因睡眠不足,第二天我的頭昏昏沉沉的,我閉著眼睛用手掌心托住太陽穴輕輕地揉搓著,盡量放松我這疲憊的神經,當我寫完一篇稿子時,我的心特別欣慰,成功的喜悅撫慰著我,我望著我的初稿,放開聲音讀了幾遍,甚至是幾十遍,細細地品味著文字帶給我的快樂。雖說艱難了些但所有的付出都值得。

近幾年,我利用一部分時間還學習繪畫,因我不具備正常人的身體條件,畫一幅畫比寫一篇稿子要費力得多,為了支撐起我的身體,畫畫時胸前必須得墊襯一個枕頭,然后雙臂架在畫板上,肩膀頭頂得高的幾乎超出了我的頭頂,因畫的是素描畫,需要筆筆到位,要耗費很長的時間和精力,一幅畫下來全身幾乎動彈不得,需要緩解一兩個小時才能坐起來,起身時全身各個關節發出嘎巴嘎巴的響聲,全身骨架就像散開一樣動彈不得,為此,需要休息好幾天才能恢復,后來,我的眼睛近視了,這更增加了我的一份擔憂。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自己,也許這些根本就不屬于我,也許是我迷失了方向不該如此無情的對待自己,可如果我不努力地去做這些,我的生活是多么枯燥無味,除此之外,我又能做什么呢?我只有讀書學習,用知識來充實我的生活,我才會有快樂。為此,我努力再努力,做事情盡量完美一些。

我寄出的每一篇稿子,不管是畫稿還是文稿都帶著我的一分追求和期盼,我的漫畫曾在河北省監獄管理局獲得一等獎,拿了獎品。我的詩歌在石家莊《冀殘通訊》發表多篇,并得到老師們大量的鼓勵,還獲取了350元的稿費。我望著我勞動得來的成績非常激動,我要把我勞動的果實獻給我的父母,每一分錢都傾注著我的汗水,每一份勞動都有我一份感激之情,一路上是父母陪我走過來的,是父母親給了我堅強,是父母親給了我力量。我衷心謝謝你們,是你們讓我認識到了人生,看到了光明。

自從得病到現在已經是40多個年頭過去了,回望過去,這40多年來我真不知道是怎么走過來的,我內心深處的言語該向誰去傾訴?這些問題在天底下永遠都找不到解釋,這用文字是無法說盡的,總之我經受了很多,成熟了很多,如果讓我從頭再來,我會坦誠地說我會繼續從頭開始的,因為一切都出乎我意料之外,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。要看當初我真的不可能走過來,兄弟姐妹這么多,家庭經濟狀況極度貧乏,吃飯都成問題,我又重病纏身,但事實回絕了我的預想。幾十年的人生路程創造了我生存的奇跡,造就了我內剛外柔的性格,增添了我的信心,這使我得出一個結論:萬事只要能堅持下決心去做,所有困難都能克服,只要能堅持,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比身高的山,沒有比腿長的路。這個世界上的事情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。

那年,在朋友的邀請下,我參加了沽源監獄文藝晚會,那是一個多么難忘的夜晚,當朋友用輪椅把我推到臺上的時候,音樂剛剛響起,就贏得了觀眾們連綿不斷的掌聲,此時此刻,我的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,頓時,一股暖流涌遍了我的全身,我的眼睛濕潤了(臺下我的親人也為我流出了眼淚)不知是為什么,以前從來沒有過,是緊張?還是激動?不,都不是,這是朋友的信任、觀眾的愛??!而這種信任和愛深深地溫暖著我的心。

我的好兄弟,一個和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人,是你把我推到舞臺上,是你無私的奉獻和愛給了我信心和勇氣,使我有了自信,體會到了社會的溫暖,感受到了人間是那樣的美好。

就讓我放聲歌唱吧,為了親人和朋友們的付出,為了社會上那些關愛過我的人。讓歌聲穿遍禮堂的每個角落,傳遞人間的真情、社會的愛。我唱出了我多年積壓的情感,釋放著我的苦與樂、喜與悲。歌聲帶著我的夢想穿越在夜空,飄向遠方。我掙脫了束縛的鎖鏈,忘記了所有的痛苦和煩惱,有的是心中的喜悅,塑造著全新的自我,我幾乎忘記了我還是個殘疾人,我覺得我和你們同在,同時起步,同聲喝彩,歌唱著美好的未來,我要和你們聯起手來共同參與,用健全人的心理戰勝我那多難的人生。這樣的活動對于正常人來說也許是微不足道的,可對于我來說卻超出了我的生活底線,達到了最高點

我終于沖破了我那局限的心理防線,戰勝了自卑的心理,敢出現在眾人的面前,讓人們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我的存在,那是我一生中最開心的一刻,也是我第一次走出家門。

社會一天會比一天好:國家的富強、民族的振興,社會正能量因素在不斷傳承,涌現出了一大批新人新事,這是顯而易見的成果。殘疾人的夢想也在逐步落實,這使我們國家8500多萬殘疾人看到了希望。讓我們踏著新時代的腳步,自立自強展現自身價值,發揚身殘志堅的精神,與健全人共圓中國夢。

讓生命釋放出的正能量去幫助他人是我的追求,我的夢想是在家鄉建一所孤兒院,專門收留那些流離失所的孤兒,讓他們坐在寬敞明亮的教室里,聽到他們朗朗的讀書聲,接受社會上最好的教育,讓他們感覺到身邊處處是親人,感覺到社會的溫暖。

    熱門文章

    Binzz:讓學習、工作和生活充滿正能量 | 蘇ICP備18031946號-1